成都讨债电话
028-8444 4444

新闻动态  NEWS

热门关注
香港绑架案两劫匪私吞赎金 其他绑匪看新闻才知
香港绑架案两劫匪私吞赎金 其他
男子发帖谎称假疫苗流入 被拘
电话录音可作为追债证据
成都催债公司——催债信
合肥传销分子围攻物业打伤民
农民错买假兔瘟疫苗 半月内8
如何成功追回债务

追债方法

公司向市政府追债反成被告

柯德平债务催收  发布时间:2016-04-05  浏览:2917

 提示: 阳江市政府拖欠4500万工程款长期不还,攀枝花路桥公司追债10年,钱没要到自己反成被告,欠债一方称多给了2700万要攀枝花路桥公司退还。记者最近对这起蹊跷的事件进行了调查。  “阳江市政府拖欠我们的血汗钱...

阳江市政府拖欠4500万工程款长期不还,攀枝花路桥公司追债10年,钱没要到自己反成被告,欠债一方称多给了2700万要攀枝花路桥公司退还。记者最近对这起蹊跷的事件进行了调查。

“阳江市政府拖欠我们的血汗钱10年不还。”日前,攀枝花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总经理助理沈茂秋说,虽然上访多次,但是依旧没有要回来拖欠已久的工程款。

1993年,应广东省阳江市政府之邀,四川攀枝花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修建阳江市境内阳闸线白沙至海陵岛大堤段的一级公路,并和阳江市开发建设投资总公司签订具体施工合同。历时两年,公路以1.275亿元造价修成,结算后至今,还有部分工程款拖欠未还,直至2005年底,本息达4500多万。

但出乎意料的是,2005年12月,阳江市开发建设投资集团公司一纸诉状将攀枝花路桥公司告上法庭,诉称该工程并非政府投资项目拖欠工程款。此后补诉,经阳江市审计局调查,阳江市一方非但不欠钱,还超付了2700万工程款,要攀枝花一方退还。

从上访讨债到对簿公堂,从被欠款清单的4500万到超付2700万的补诉,短短的22.05公里路建设工程前后蕴藏了逾7000万元的工程差价。“我们背井离乡两年,没想到竟修了一条伤心路。”

政府还贷建设项目低于估价顺利审计竣工

站港路(旧称进岛公路)是阳江市当地人们熟悉的一条路,路的一边是海,前面通向当地著名的旅游风景区——海陵岛。

1992年,四川攀枝花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以下简称攀枝花路桥公司)应广东省阳江市政府之邀,于同年9月8 日与阳江市交通委员会签订《阳闸公路白沙至海陵大堤段一级公路施工协议》,负责阳江市境内阳闸线路段22.05公里长的一级公路修建工程。协议签订不久,阳江市政府在12月发布文件成立阳江市开发建设投资总公司(即后来的阳江市开发建设投资集团公司前身,以下简称阳江投资集团公司),所需款项直接由政府拨款,公司“旨在策划和筹集各种建设资金,支持市区基础设施工程的建设”。

次年一月,攀枝花路桥公司与阳江市开发建设投资总公司签订了具体的施工合同,施工从二月开始。

“修建这条公路并不轻松,施工条件艰苦,而且我们是四川人,讲话不通,吃饭也不对口,很多人水土不服病了,但都硬扛着,一心想将公路修好。”宋定元今年60岁,十多年前,他和一帮兄弟离开家乡来到广东阳江修这条公路。

“喝水自己打井,住的工棚自己搭,竹子床盖上铺盖卷就是窝。”技术员曲宏回忆,当时他手头上还有另外一个工程没有完成,接到阳江的任务,技术人员没有片刻休息,连忙从另外一个工地赶了过来。

这是一个政府还贷建设项目,为公益性投资,其投资由国家补贴、地方财政补贴及银行贷款三方面构成。根据广东省计划委员会文件,工程一开始估价为1.6亿,“省按定额补助标准筹资参股,其余款项由地方筹措解决,工程建成后收取过路费偿还工程投资本息”。

“两年后我们完成任务,工程总价比开始估价还要低。”攀枝花路桥公司总经理助理沈茂秋说。

1995年3月,阳闸线白沙至海陵岛大堤段正式竣工并交付使用。资料显示,竣工后,中国人民建设银行阳江市分行根据委托对该工程进行结算审查,1996年7月11日,建行阳江分行出具审查通知书,工程总价1.275亿元。

从1993年2月1日开工至2001年10月31日,阳江投资集团公司已先后支付攀枝花路桥公司工程款1.0 74亿元,其余欠款截至2005年3月30日,阳江投资集团公司共有4552万元尚未支付,其中工程款本金2022万元,利息2530万元。

“没想到后来一拖就是十几年,其实这些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沈茂秋表示。阳江投资集团公司几任负责人曾表示,投资集团公司的钱来自政府拨款,“政府不给钱,我们也就没钱给你们”。

欠款多年未还国企改制乏力

攀枝花路桥公司现有职工4000人,是国有一级施工企业,在顺应市场经济步伐中,公司从2004年开始改制,但改制却在钱上犯了难。

改制需要还清农民工的工资和职工的集资款,但是公司没有足够的钱,改制成了问题。

时间追溯到进岛公路工程启动之初,也是因为没有足够的钱,攀枝花路桥公司才向“自家兄弟”借了钱。

按照合同,攀枝花一方负责工程启动金,在资金不够的情况下,攀枝花路桥公司先向攀枝花建设银行贷款600万元,又向自家职工借款1000多万元,出钱出力垫资启动进岛公路的施工。

80台自卸汽车、10台装载机、9台挖掘机、20台混凝土搅拌机,以及技术人员、民工等近千人,便是开始建设进岛公路的全部家当。

“单位的钱不够,我们就集资开工。那时候阳江和攀枝花是友好城市,项目也是政府出面的,大伙便踊跃配合了,没有想到以后钱要不回来的问题。”

那时,每月仅有不到700元工资的宋定元拿出了自己一年半的工资一万多元,参加集资。像宋定元这样垫钱开工的职工不在少数,他们的工资水平从400到700不等,但他们却拿出了从几千到几万不等的集资款。

“因为是友好城市,自己拿钱也没有过多计较,也没听见有谁说不愿意,在工地大家都是起早摸黑,埋头苦干。”宋定元回忆,他们赶着在承诺的时间内将公路修好,一年到头就大年三十那天放了一天假,“年初一是在路基上度过的”。

合同上,工程款的支付金额和时间依照月进度表进行,建设过程中,阳江市一方于次月10日前拨付上月工程进度款的85%。工程竣工拨至工程造价的95%,一年保修期后拨至100%。

但事实是,工程修建后期,农民工和职工的工资发放就时有间断。宋定元今年退休,到今天他的集资款还有一部分没有要回来。

工程款的拖欠,直至今日,攀枝花路桥公司还有800万当年向职工的借款未还,当时的施工工资有六七百万元尚未支付,银行贷款本息累计一共900多万。

银行、职工的借款无法偿还,职工及农民工资无法发放,职工、民工、债权人上访不断,攀枝花路桥公司只能拆东墙补西墙。久而久之,公司的流动资金成了一潭死水,业务市场没法开展,目前大多职工待岗在家。

“改制需要清还欠款,但是阳江市政府、阳江投资集团公司的拖欠让公司陷进三角债泥潭,改革左右难行。”沈茂秋称,“系列的经济纠纷,让公司官司不断、债务缠身,1900多名离退休职工大规模上访的事件屡有发生。”

双方三次对账确认拖欠4552万元

1998年12月30日,阳江市开发建设投资总公司和攀枝花路桥公司在工程结算的前提下签订《关于清理阳江市进岛工程欠款协议》,按照双方合同对滞纳金的计算进行对账确认;2001年10月31日,双方再次签订协议并进行对账确认;后至2005年4月6日,双方第三次确认本息,账目表明,阳江市投资集团欠款本息累计4552万。但是前后的三次协议尽是一些“空文”,攀枝花路桥公司始终没有等来阳江的还款。

早在1994年,阳江市政府出具了一个文件,认定“阳江投资集团公司是阳江市政府属下全民集体性质企业,企业在经营中发生的经济责任(债权债务)和法律责任由政府负责”。

2004年5月,阳江投资集团公司拖欠工程款本息4187万元,上了建设部建设工程拖欠网,将此列为政府投资项目拖欠工程款。

事情就在这个背景下陡生波折。

“欠款事项上网后,多次协商大家都谈不拢,问题主要集中在阳江市政府拒不承认这是政府欠款,想赖掉这笔钱。” 沈茂秋解释。

事情拖到2005年11月21日,众多的压力下,阳江投资集团公司制定《关于清偿攀枝花路桥公司工程款方案》并提出三种还款方式:投资集团公司协助攀枝花路桥公司通过诉讼方式请求法院确认优先受偿权,以平冈收费站的收入偿还欠款;将站港公路经营收费权作价转让给攀枝花路桥公司,以抵押工程欠款;将平冈收费站拍卖,用拍卖收益偿还工程款。

可是阳江市政府不同意担保,否认事属政府还贷工程,而攀枝花一方也不同意将此认定为“其他社会工程拖欠款”,最终,协议流产。

债权人竟成被告反欠2700万元

2005年11月28日,在广东省人民政府清欠办的撮合下,攀枝花路桥公司总经理周燊和阳江市建设局局长谢丰喜、国有资产经营公司董事长(原阳江投资集团公司总经理)林善俊、阳江投资集团总经理谭世健等人,就阳江S277站港公路工程性质和具体还款方式进行协商。

阳江市一方同意先偿还200万欠款,但拖欠事件必须从清欠网上下网,剩余工程款按照2005年11月21日阳江投资集团公司承诺的方案执行。关于工程性质为非政府欠款的说法,攀枝花路桥公司强烈反对。

眼见攀枝花一方坚守政府欠款原则不放,12月6日,阳江市政府秘书电话下达最后通牒,命令攀枝花路桥公司必须同意阳江市提出的清偿方案。“‘如果你们不同意,那我们立刻启动第二套方案,叫你们一分钱也拿不到。’这是他的原话。 ”沈茂秋表示,“欠款的事情上网不是我们想这样做就能达成的,需要出示合同原件、欠款原件和其他欠款依据,经过严格审定才能上报到国务院清欠办,这些事实都是有依据的。”

12月20日,双方再次聚首,这次地点改为成都。谈判因为激烈争吵而暂停。

21日上午10点,阳江的谈判人员还没离去的时候,攀枝花路桥公司总部忽然接到阳江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阳江投资集团公司起诉传票。

诉称:攀枝花路桥公司承建的工程经阳江市审计局审计,当初工程结算错误,阳江只欠工程款90万元左右,加上利息,本息只有185万元。

相比4500万元巨额债款,欠款缩水95%以上。

紧接着,阳江市政府网站在2006年1月6日公布消息:关于网上进岛公路工程欠款4187万一事,因阳江市投资集团公司已起诉攀枝花,工程欠款纠纷由法院裁定,不属于政府层面解决范畴。

事情的戏剧性变化还在后头。

2006年5月15日,阳江投资集团公司再次补诉,诉称:经阳江市审计局“项目审计调查”,公路存在质量问题,阳江投资集团公司已经超付2700余万元工程款,请求攀枝花路桥予以退还。

至此,债权人与债务人身份转换,攀枝花路桥公司讨债不成反吃官司。

是否政府欠款

阳江市三缄其口

2006年7月28日,攀枝花路桥公司向阳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反诉,并于9月26日提出追加阳江市人民政府作为案件的被告参加诉讼。

2006年10月9日,阳江市中级法院裁定:驳回攀枝花路桥公司追加阳江市人民政府作为案件反诉被告的申请。其原因,是事实理由和当事人均超出诉讼范围。

“工程造价经过合法程序审定,如今阳江市单方找审计机关对工程进行调查,用意见的形式推翻造价审定,显然不合理。”沈茂秋说。

很快,攀枝花路桥公司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与此同时,政府的清欠工作取得阶段性进展。中国工程建设信息网上的统计数据,截至2006年9月,广东省已经清还拖欠工程款201亿元,清欠比例为98.96%,其中清还政府投资项目拖欠工程款78.98亿元,清欠比例为99 .47%。阳江清欠比例为91.12%。

记者多次赴阳江进行了解,但阳江市政府相关人员避而不见。

记者在走访阳江市市委办公室时,一名姓邓的市委办公室新闻秘书接待了记者。邓秘书表示,当初工程有政府参加和关注,但不是政府行为。之后,邓秘书交给记者一份阳江市关于工程欠款的说明,说这就是阳江市政府的答复,材料列举阳江市政府不承认工程欠款事由并附有该市审计局出示的项目审计调查。

至此,攀枝花路桥公司的4000名职工也只能等待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

028-8444 4444
Copyright © 2003-2018  四川柯德平成都收账催债讨债网  www.kedeping.com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028-8444 4444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府大道二段环球中心
蜀ICP备04006339号
★成都债务追讨催账公司-四川成都柯德平追债网